香港快遞查詢>智庫頻道>海外智庫>文章精選>正文

《外交政策》刊文:12名學者展望世界形勢

參考消息網1月21日報道(記者 賈元熙)近日,美國《外交政策》雙月刊網站發表題為《新冠疫情之後的世界》的文章,邀請12位國際政治學者預測“後疫情時代”的世界形勢。這些學者認為,世界秩序受疫情影響正在浮現新的輪廓,各國只有正確理解並直面挑戰,才能更好把握未來,擺脱疫情取得後續發展機遇。相關學者觀點綜述如下:

領導力時代

美國布魯金斯學會會長約翰·艾倫認為,新冠疫情對全球領導力發出強烈呼喚。這場危機已成為一系列全球治理複雜問題的代表,暴露出當前國際體系的脆弱性,也凸顯出世界對多邊主義解決方案的迫切需要,這種方案需要由可以勝任的領導者來驅動。約翰·艾倫認為,要解決當前的系統性種族主義、氣候變化、經濟復甦等問題,就必須鞏固國際秩序,而不是削弱國際秩序。在疫情防控問題上,儘管科學終將拯救世界,但缺乏領導力就沒有團結抗疫進而取勝的希望。

貢獻在民間

“新美國”組織首席執行官安妮-瑪麗·斯洛特認為,各主體應對新冠疫情的表現證明,美國政府並非全球事務不可或缺的參與者,企業、大學等其他機構的作用至關重要。這些機構在合作創立疫苗與疫情防控聯盟、疫苗研製與生產分發、病毒研究成果共享、防疫和治療策略制定等諸多領域發揮了重要作用。斯洛特還強調,此次疫情造成的全球貧富差距加速擴大令人震驚,疫情已導致世界範圍內成百萬人死亡,對工薪族及小企業帶來經濟災難,但金融市場的損失卻微乎其微。這種差距似乎埋下了革命的種子。

全球化在轉變

美國《外交政策》雙月刊科學作家兼專欄作家勞裏·加勒特認為,由於難以在短期內大量推廣疫苗,新冠疫情將繼續改變全球化態勢及製造業格局。加勒特稱,大多數企業和政府未來都將重新調整自身供應鏈,減少對單一國家供應的依賴,建立更多庫存以防患於未然。它們將改變對全球化進程的預期,不再像此前一樣更多尋求建立長期貿易關係,轉而更加重視對不確定性及“黑天鵝”事件做出快速反應。此外,新冠疫情導致的民族主義情緒高漲和財政困難,也在為全球醫療和人道主義機構帶來嚴峻挑戰。此外,疫情的長期影響之一可能是削弱世界應對下一次疫情的抵抗力。

亞洲世紀

新加坡國立大學亞洲研究院傑出研究員馬凱碩認為,東亞、東南亞新冠疫情死亡率低於西方國家,其背後體現的敍事就是(治理)能力正從西方轉移至東方。馬凱碩認為,西方也曾以治理能力強大而聞名,但疫情顯示出其已經陷入自滿。東亞、東南亞之所以能夠實現疫情的有效防控,一個關鍵變量是政府與社會關係,且民眾清楚必須保持警惕並遵守紀律。同時,這些地方政府在醫療衞生領域做出的反應極為有力;東亞經濟體的快速恢復也反映出其高效的經濟管理能力。馬凱碩提到,未來尋找“亞洲世紀”的起點時,歷史學家很可能會將新冠疫情視為亞洲治理能力重新崛起的重要時刻。

國家行動主義新時代

美國外交學會副會長、高級研究員香農·K·奧尼爾認為,下一階段的全球化形態不會由貿易、投資、病毒傳播來塑造,而會受地緣政治和政府行動主義影響,逐漸形成新的局面。奧尼爾表示,目前全球面臨疫後經濟復甦難題,各國政府正加緊運用一切政策工具提振國家經濟。但儘管市場需要政府出手解決其無法自行處理的問題,所有國家行動卻都在暗示貿易保護主義威脅。經濟領域的國家行動可能導致國家間分歧加劇、供應鏈割裂、全球創新和增長受到抑制。與疫情相比,國家行動主義很可能會給世界經濟帶來更加持久的挑戰。各國應以明智方式實施經濟干預,維護並鼓勵競爭與開放。

對抗沒有終結

哈佛大學肯尼迪學院國際關係教授斯蒂芬·M·沃爾特認為,新冠疫情加速了世界權力“自西向東”轉移,助長逆全球化,並降低了世界的開放、繁榮程度。同時,儘管疫情危機嚴重,但它並未終結傳統地緣政治和國家對抗。大國競爭仍在加劇,一些焦點地區的流血事件也並未結束。疫情之下,國際社會尚未形成全球合作的新時代。

這不是轉折點

美國外交學會會長理查德·哈斯認為,儘管疫情給各國帶來的影響十分巨大,但只要防控到位,其走向平息的趨勢就不會逆轉,這也意味着這場疫情不足以定義今天的時代,反而是氣候變化、核擴散、大國競爭等其他挑戰更可能成為這個時代的關鍵詞。哈斯認為,新冠疫情不會從根本上重塑國際關係,未來回顧此刻,人們更有可能將這場疫情視為一個單一事件,而不是一個轉折點。

重在安全

美國企業研究所外交與防務政策室研究主任科裏·沙克認為,疫情帶來的最重大轉變發生在經濟領域,這一變化也將對國際安全產生重大影響。沙克提到,由於疫情帶來經濟供應鏈調整、經濟震盪等實質影響,公共衞生在國家安全中的權重上升,這將使國際間疫情防控合作得到加強,也會推動政府預算從國防向公共衞生領域的轉移。此外,由於疫情之下經濟不平等加劇,各國也會更加關注化解內部矛盾,擴大社會凝聚力,從而鞏固自身經濟基礎。包括北約在內的安全聯盟也可能承擔起經濟目標,如為供應鏈安全可靠提供保障等。

分化為“氣泡”

布魯金斯學會印度分部研究員、原印度總理國家安全顧問希夫尚卡爾·梅農認為,全世界浪費了2020年的機遇,未能以新冠疫情為契機共同應對危機和復興多邊主義。相反,疫情加速了全球經濟向一個個孤立“氣泡”繼續分化。這種分化雖然最終不太會成真,但其過程將限制經濟增長,令所有人面臨陷入貧困風險。梅農提及,從國際社會和國際組織應對疫情表現來看,這場危機還顯示出世界面對未來挑戰的能力缺陷,當前國際社會尚難以處理包括氣候變化、流行病、網絡安全、海上安全和國際恐怖主義在內的諸多全球重要議題。

中國加速崛起

英國皇家國際事務研究所所長羅賓·尼布萊特認為,中國有效實施疫情防控使其能夠率先恢復經濟,並加速向世界最大經濟體的過渡。中國周邊的部分鄰國也在較快擺脱疫情,使整個東亞成為全球經濟增長的中心。未來儘管日本、韓國、東盟和澳大利亞仍將在安全上依賴美國,但卻無法在經濟上離開中國。美國、歐洲未來五年則將專注於疫後管理,修復疫情對自身經濟、社會造成的損傷。

沒人能夠獨自應對

哈佛大學肯尼迪政府學院教授約瑟夫·奈認為,新冠疫情導致的人類活動調整不太可能從根本上改變全球化態勢。經濟層面的全球化或許會受到政府行動影響,一些供應鏈出現轉型。但氣候變化、疫情傳播等生態層面的全球化,只能由物理和生物學定律決定。隔離牆和關税無法阻斷這種跨國生態威脅,更沒有哪個政府能夠獨立解決此類問題。各國必須基於自身與他國的權力關係來思考如何應對上述問題。約瑟夫·奈説:“我沒想到在這點上會有如此多的國家不夠稱職,而且學習起來如此緩慢。”

“化身博士”的世界

普林斯頓大學伍德羅·威爾遜公共和國際事務學院教授G·約翰·伊肯伯裏認為,新冠疫情暴發的第一年中,人們發現世界面臨的最緊迫問題並非民族主義、安全競爭以及戰爭等混亂問題,而是社會現代化所帶來的問題。在科學、技術、工業化等力量引發的世界深刻變革面前,人類處理相應社會問題總是顯得磕磕絆絆。現代化的副作用已經令世界不堪重負。疫情戲劇性地發出提醒,人類尚未完全征服自然,也無法擺脱現代生活中日益增多的相互聯繫。同時,疫情還揭示出現代化進程中的“化身博士”(即兩面性)現象:現代世界正在不斷賦能人類,在推動民生福祉方面取得重大進步,但同時也製造了巨大悲劇。疫情正與氣候變化、核擴散等日益嚴重的生存威脅一道,將人類社會推入一個全球秩序之爭的新時代。在這個時代,世界各國都在尋找既能實現現代化紅利、又能防範其危險一面的方法。

凡註明“來源:參考智庫”的所有作品,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以其他方式使用。

熱文推薦